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疯狂的壳股:7亿卖身获12个涨停,接盘侠王叁寿靠财经公关起家

2018-12-06
8792
分享到

在疯狂过后,谁也不知道,他们将会迎接怎样的未来。

作者|王思雪

来源|野马财经

2018下半年,许多A股投资者的心和这个冬天一样寒冷。

为充分激发市场活力,监管层出台和修订了多项政策。尤其在并购重组方面,不仅推出了“小额快速”审核机制,还放宽了募集资金的使用范围。

一时间,壳股们的春天似乎来了。在涨停板上,众多壳股撑起了半边天;在公告栏里,上市公司密集披露着重组预案。

而在疯狂过后,谁也不知道,他们将会迎接怎样的未来。

“重组钉子户”群兴玩具(002575.SZ)终于“卖壳”成功了。

近日,群兴玩具发布公告称,股东已经完成过户登记手续,公司控股股东由群兴投资变更为成都星河,实际控制人由林伟章、黄仕群变更为王叁寿。

公开资料显示,王叁寿不仅是“大数据独角兽”九次方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还是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的执行总裁。

虽说名头金光闪闪,但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此前王叁寿曾被媒体曝出学历存疑,其创立的IPO顾问公司汉鼎咨询也深陷专业性风波。

接盘侠靠做财关起家? 

王叁寿原名王涛,是一名出生在内蒙古的80后。

尽管如今九次方以及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为他带来了不少光环,可他真正出名还要追溯到十几年前。

2005年,王叁寿创立了一家名为北京汉鼎世纪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汉鼎咨询)的公司,专门为IPO企业提供上市前服务。这家公司曾被视为“中国最大的准上市咨询公司”,可随后却因涉嫌为赛为智能(300044.SZ)等公司出具夸大其实的第三方咨询报告,最终导致信誉被质疑。王叁寿也一下子站上了风口浪尖。

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

据《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报道,按当时赛为智能全部收入规模计算,公司在城市轨道交通智能化系统市场的占有率仅为4.7%,但汉鼎咨询却为对方出具了占有率高达7.0%的报告。文章写到,汉鼎咨询出具的大多报告数据都是从网上搜集来的,所以业界戏称“汉鼎的上游是百度”。

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

除此之外,媒体还对汉鼎咨询宣传方式提出了质疑。据《华夏时报》报道,在宣传材料中,汉鼎咨询表示做的IPO咨询工作从来没有一家企业被证监会否决过。

来源:《华夏时报》

而第一财经一篇名为《汉鼎咨询被曝规模注水 专业性存疑》的文章中,多位王叁寿的身边人都对他做出了较为负面的评价,并且表示他的实际学历和对外宣称不符。

来源:第一财经

不过,现在的王叁寿似乎并未受到从前经历的影响,反而走得越发顺风顺水。

公开资料显示,“大数据独角兽”九次方创建于2010年,得到过IDG、信中利等多家投资机构的融资,是《大数据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起草单位之一。

“我曾经看过九次方,商业关系搞得挺好。不过这家企业本身在政府大数据处理方面还是挺厉害的。”一位接触过九次方项目的投资经理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之前看到过汉鼎咨询的事情,但没在意。谁没忽悠过人?”

值得注意的是,王叁寿并未选择九次方作为群兴玩具的接盘主体,而用了三家注册时间不到一年的公司。因此,市场多猜想未来上市公司将置入大数据资产。

就此,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致电群兴玩具,对方表示相关讯息会在公司公告中进行披露。

抛弃主业,重组四次终成“壳” 

与众多投资机构力捧的九次方不同,此次“卖壳”的群兴玩具则走过了一段坎坷的重组路。

2011年4月,群兴玩具在深交所上市。作为国内最大的自主品牌电子电动玩具企业之一,它的发行价格为20元/股,发行市盈率高达48.78倍。

不过,受制于行业以及自身经营等诸多原因,上市后的群兴玩具自2012年营收得到小幅增长后,业绩便开始下滑,公司产销量、员工总数等均在逐年下降。 

来源:东财choice

面对这一状况,2014年开始,公司打起了转型求变的主意。首先进入群兴玩具视线的,是手游行业。

当时,群兴玩具称拟以14.4亿元收购手游公司“星创互联”的全部股权,挖掘玩具和游戏的协同效应。可监管层认为,重组标的未来盈利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否定了此次方案。

如果说,手游多少还能与玩具搭边,那接下来群兴玩具的重组标的似乎就跟主业有些跑偏。

2016年6月,群兴玩具拟向三洲特管、中国核动力院和华夏人寿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持有的三洲核能100%股权,也就是说,这家做玩具的公司,竟然想玩核电了......

不过,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是隶属于中核集团的中央级事业单位。而中核集团认为,本次交易时机不成熟。于是,这次重组再次over。

所谓“失败是成功的妈妈”,2017年3月,第三次重组方案出炉,群兴玩具准备溢价18倍收购一家能源公司。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半年后群兴玩具宣布终止重组,原因则是价格没谈拢。

这次失败让控股股东广东群兴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群兴投资)很是受伤,终于群兴玩具决定“卖壳”了。

2017年12月,群兴玩具停牌筹划转让控股权,曾公告称将与贵州开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展开重组。原本想着国企能救它一命,但该方案在2018年4月还是宣告失败。

复牌后群兴玩具,短短一个月股价接近腰斩,加之已经抛弃玩具主业,仅剩20余人的群兴玩具终于变成了一家干干净净的“壳”公司。

7亿卖身,股价轮番涨停 

在等待“买家”的日子里,群兴玩具也没有闲着。

今年7月,群兴玩具就宣布,拟与天润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群兴产业并购基金,用于收购40-50家直营幼儿园。可随着政策变化,群兴玩具这一想法又落空了。

与此同时,控股股东群兴投资的资金情况也变得越发的紧张起来。10月25日,群兴玩具就曾公告,群兴投资质押的部分股票就被上海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卖出,导致出现被动减持。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上帝为群兴玩具关上了收购幼儿园的门,却为它打开了并购重组的窗。在下半年一系列并购重组政策放松后,群兴玩具瞅准机会紧锣密鼓地展开了第五次重组。

公告显示,这次股权转让是以转让“股权+表决权”的方式进行的。

群兴玩具的权益变动公告显示,控股股东群兴投资决定将1.18亿股群兴玩具(占公司20%的股权)协议转让给自然人王叁寿实际控制的三家公司,转让价格7亿元人民币,折算成股价为每股5.95元,较11月4日公告当天4.31元/股的股价溢价38%。

溢价当然有溢价的条件。在股权转让的同时,群兴投资与王叁寿实控的成都数字星河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东表决权委托协议》,前者同意将其所持有的群兴玩具5800万股股票的表决权无偿、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成都星河行使。

也就是说,这次控股股东群兴投资不想再操心了。的确,四次资产重组从准备到协商,再到审核加上杂七杂八的事情,操的心恐怕比再IPO一回还要多。所以,好不容易找来了一个“接盘侠”,群兴投资也乐得当个“甩手掌柜”。

受此消息影响,此前萎靡不振的群兴玩具股价就像打鸡血一样上涨。

东财choice显示,从10月19日双方接洽的第一天到截至12月4日收盘,群兴玩具股价已经收获12个涨停板,涨幅超过150%,换手率也高得惊人,一度达到了250%。 

来源:同花顺

而在龙虎榜里,不乏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人称“猪肉荣”)等知名游资爆炒。

毫无疑问的是,“壳股”狂欢过后,必将归于平静。你认为在王叁寿的主导下,群兴玩具会迎来自己的“第二春”吗?欢迎评论中留言。

推荐文章

银联手机POS推出,能否撼动支付宝和腾讯支付地位?

华为没有冬天

猎云网2018年度CEO峰会:新经济下的中国机会和创业机遇!

会议日程

2018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暨创业邦年会圆满落幕

专栏作家

  •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是野马新传旗下聚焦于财经、金融领域报道的新媒体,涉及资本市场、互联网金融以及财经娱乐化等,致力于成为财经金融领域领先的新媒体机构。

  • 亿欧

    亿欧网是专注于新科技、新理念与产业结合的内容平台,是互联网创业者和产业创新者的首选学习平台。网站用户以企业负责人为主,流量和影响力在行业内保持领先。

一本学院

一本学院线下沙龙第二期

一本智库

现金贷行业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