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消费金融资产荒来临!瞄准城农商行,渗透「五环外」客群是出路吗?

2020-08-05
61583
分享到

消金公司和中小银行依赖助贷平台的日子,不能持久了。

作者 | 松子同学

“我们正在向城农商行的服务转型,帮他们开发存量客户。”2020年初,某金融科技公司员工周宇感慨,零售信贷业务拓展新增客户太难了,他们公司正在尝试新的转型出路。

今年以来,零售金融资产荒成为趋势。疫情压力下虽然C端客户的借贷需求有所增加,但风险成本的攀升让不少金融机构不得不收紧放款,甚至针对存量业务提前进行贷后管理的介入,导致存量余额规模出现明显下滑。

“不要说新增规模了,保量的资产都找不到。”某持牌金融机构人士无奈表示,今年业务端的压力高度增长。

流量池的枯竭,让消费金融平台们寻求新的出路变得迫在眉睫。重压之下,有人想到了突破更为下沉的县域客户。

这是一片空白的市场,上至传统股份制大行的信贷服务,下至花呗、微粒贷和白条,都拥有极低的覆盖率,但相反,县域却是众多城农商行客户最多、也最了解的地方。

这个圈层的规律在电商行业得以印证。就像有了天猫、京东和唯品会等一众眼花缭乱的电商平台,也阻止不了“五环外经济”的典范——拼多多的成功。

长久以来,服务地方性银行这件“苦差事”都不是消费金融公司和互金机构的首选,但今天它们资产荒中突破县域客群的「钥匙」,可能正是亟待数字化转型的城农商行。

消费金融困境突围

消费金融行业的从业机构现在在资产端业务上有两大难处,一是自营业务投入产出比低下,二是对外合作找不到好资产。

对外合作方面,在消费金融行业诞生的十年来,大部分从业机构——包括持牌消金公司和没有消金牌照的互金公司都漂浮在互联网流量池上乘风而起,收获了最好的时代红利。

支付宝的流量养活的不止是趣店,也是招联、马上这些消金公司在0-1起步阶段的重要引擎,以及后续发展的奠基石。目前为止,还有无数消费金融公司靠京东金条、白条、花呗、360借条、分期乐为生,尚未建立丰富的资产组合和自营产品结构。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为持牌消金、中小银行提供零售信贷资产的头部助贷平台和互金巨头,都走向了持牌化。

1

来源:公开资料,新流财经整理

这意味着,优胜劣汰后剩下的实力玩家和互金巨头们,将渐渐脱离对中小资金方的依赖,相反,消金公司和中小银行依赖助贷平台布局零售金融业务的日子,不能持久了。

有消金公司人士坦言,跟合作早期相比,现在从BATJ等联合贷平台拿到的优质客户越来越少了,一方面,这些头部互金都持牌之后,最佳的客户资源供应自然都流向了内部;另一方面他们的资产获得市场认可后融资能力逐步增强,也倾向于直接通过ABS/ABN等方式融资,无需依赖合作机构。

而消金平台自营业务的痛点行业大多相同。在行业水涨船高的运营压力、风险压力和共债危机下,在牌照资源、场景资源和资金成本上越没有优势的从业机构,越艰难。

线下大额业务模式渐渐都需要承受越来越高的成本压力;大多数场景中的分期业务还没有在探索中实践成功;而那些风光不再的现金贷玩家也因合规压力从舞台中央向边缘化发展。

2009-2019的十年,互联网金融机构迎接平缓发展期的资产荒挑战,而城农商行则在金融科技时代下面临数字化转型的紧迫感。

二者的结合,其实是毫不意外的必然方向。

城农商行转型之痛

一家城农商行能做多大?

在传统线下服务的模式下,城农商行的业务能力一直被股份制大行狠狠压制。但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下,仍然有上海银行、南京银行、江苏银行、宁波银行等资产规模突破万亿的地方性银行诞生。

不难发现,这些头部城商行在和头部互金、金融科技公司合作进行数字化转型上都有不小的投入。

比如,宁波银行绝对是最具典范意义的一家地方性银行。其“线下业务线上化,线上业务移动化”的发展理念也是其他地方性银行的业务拓展痛点。不管是吸储还是贷款业务,线上化业务流程、数字化的用户标签、信息化的平台和业务系统,都是地方性银行有所不足、而互联网金融和头部消费金融机构更擅长的。

宁波银行几年前就在推进“大零售”战略,重点聚焦移动化领域,布局数字化转型,最近两年都实现了快速的增长。截至2018年末,其个人贷款余额1370.66亿元,较年初高速增长29.72%,个人存款余额1228.67亿元,比年初增长16.07%。

截至2019年末,宁波银行资产总额13177.17亿元,个人贷款总额1796.98亿元,比年初继续增长31.10%,占贷款和垫款总额的 33.96%,比年初提高2.01个百分点,个人客户达到1384万户,比年初增长26%。

2018年,宁波银行的线上渠道业务格外出色,APP平台方面,其个人业务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客户数同比增长 46%,已成为全行最重要的服务渠道。再到2019 年,其推出全新的宁波银行APP,实现了各项业务的整合,APP已成为个人用户首选的服务渠道。

另外宁波银行在微信银行、网上银行也都实现了不错的突破,企业网银主要业务离柜率达98%以上,可在线上为小微企业供精准的线上融资服务。从泛金融服务布局、线上营销体系、数字化运营等各个方面和金融科技深度结合转型,效果显著。

“宁波银行胜在转型早,且博众家金融科技之长,比如某些业务采购的供应商包括同盾、百融、睿智、一账通等等多家,产品矩阵也非常丰富,”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最早只有白领贷这类优质人群的贷款,去年推出了“直接贷”,而且通过互联网、线下扫码推广、第三方渠道等丰富来源获客。这一点在地方性银行中也很难得。”

这些正是富有互联网金融业务经验的金融科技公司所擅长的,过去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结合案例。

比如南京银行早在2018年就跟度小满金融达成金融科技方面的深度合作,工商银行与蚂蚁金服的深度合作,360金融与光大银行的战略合作;富滇银行与具有互联网特色的新网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合作助推零售转型......

业内人士认为,传统银行尤其是地方性银行跟一些有线上业务经验的金融科技合作进行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好处是,在对智能营销、风险定价和自营资产探索能力上能得到直接的改善。

渗透“五环外”县域客户

城市周围已经红海一片,城农商行+金融科技的合作互补,会让“五环外”的县域客户成为解开双方困境的一个好的突破口吗?

“一家二线城市商业银行的存量客户就有1200万,”周宇拿一家地方银行举例,这1200万用户中大部分都没有得到良好的信贷服务,而且开发一家银行的信用卡拒量、沉睡信贷用户都是很小的一部分,重点在于帮助银行从外部渠道、自主渠道打造获客能力。

他认为,城农商行服务的客群具有足够下沉、数量庞大和信贷服务缺失的特征,是当下金融机构扩充零售信贷资产的良好渠道。

中国拥有6亿人口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左右,可想而知,金融服务的渗透率其实还远远不够。

而就在今年,包括360金融、信也科技等头部互金,以及一部分持牌消金公司都在探索这条道路。

其实这不是一条新路,很多金融科技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都有过相关业务板块,早在两年多前,招联金融就曾尝试过利用城农商行的渠道共同展业以期突破线下信贷业务的传统痛点。

只是在过去流量更容易获得的时候,服务城农商行去开发零售金融客户,并没有那么受欢迎。

“我们还是看好县域城市,因为这是差额竞争,”一位消金公司业务人士认为,县域城市是股份制大行很难覆盖的地方,因此存在竞争机会。但难点在于,县域既有大量的“白户”,也因为违约成本较低存在很高的贷后管理难度。

不过今年以来,资产荒的压力下,城农商行发展自营业务的需求的确比以往更加旺盛,无论是从信用卡拒量、新老用户的开发上,都有更多动力寻求外部金融科技的合作。

城农商行的网点类似金融服务的毛细血管,在服务本地小微金融客户方面的确有大行不能比的特色性优势。对消费金融公司或助贷平台而言也是一个良好的转型方向,不管是经验和技术的输出,还是联合贷、助贷的模式,这都是一场传统银行和金融科技的创新融合。

在适度的监管环境和创新空间中,二者更容易碰撞出火花,有利于小微金融服务中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以上人名为化名)


推荐文章

融慧金科王劲:风控建模难点不在技术,而在理念和方法论

非洲消金萌芽:摩托分期出现,传音手机分期被指利率太高

"准金控"大盘点:65家涉足超百张金融牌照,22家民企有望转正,互联网巨头自成体系

小贷迎新规:放宽对外融资 但未明确贷款利率上限

网贷老赖注意了!借钱不还除了上征信,还有这些严厉措施,最可怕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