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疯狂的流量江湖:刷量掺水是公开秘密,有人混水摸鱼一天撸掉甲方30万

2019-03-01
32710
分享到

流量价格波动的背后推手

地下现金贷野蛮生长,慕名而来的各路资金方争相入局。

尽管这一次所有人都学会了低调,可被市场热捧起来的流量价格,在2019年持续不断地吸引了人们的眼球,并让做流量生意的乙方机构,被迫站在了聚光灯下。

乙方主导的流量市场下,曾经一度强势的“资金爸爸”变得被动。

价高者得的竞价模式,让不少甲方机构失去了议价能力。

预付、日结、不接受测试,这些是很多乙方流量平台对甲方放贷机构的基本合作要求,“付款若有延迟,产品立即下架。”

为了争夺流量,甲方机构不惜狠下重金,针对流量平台“刷量掺水”的做法,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中,有一家不幸运的甲方机构,被其合作贷超在一天之内直接“撸”掉了30万元的预充金额,只有注册,没有申请。

激烈的竞争中,总是不乏混水摸鱼的玩家。

“乙方爸爸”升级到“乙方爷爷”

“现在乙方已经不是爸爸了,是爷爷。”某头部贷超平台的商务郭年华用了一个幽默的比喻来形容现在的流量市场的形势变化。

今年2月以来,地下现金贷流量价格被“炒疯”,几乎冲上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峰。

据新流财经了解,目前市面上的流量价格在短短一月内已经出现了翻倍式增长。

年前一个独立IP账户点击(UV)成本为6-8元,现在已经普遍达到15-20元,最夸张的说法是一个UV曾达到62元。而一个现金贷成交客户(CPS)的价格已普遍达到250-350元,个别流量平台的价格甚至被抬到500元。

当然,银行、消费金融等持牌机构的流量成本相对稳定,最近并未出现剧烈波动。反而是大批资金方对地下现金贷的趋之若鹜,造成了地下现金贷目标流量市场上甲乙双方地位的彻底颠倒。

就最近两天,业内忽然曝出有借款人被催收致死的消息,以及公安部打击套路贷的新闻,一波现金贷甲方和近来名声大噪的现金贷系统服务商牵涉其中。

加上“315”这个敏感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有人认为,眼看越来越紧的风声,可能让最近有些高调的地下现金贷玩家萌生退意。

“3、4、5月一定是现金贷市场最狂热的时候,”冉林从事流量代理业务,他判断,目前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眼下,好的流量仍然是千金难求。这狂热背后的赢家,又岂止一二。

诱人的流量蛋糕:月利润率曾高达200%

流量玩家们赚得盆满钵满。

现在是流量市场价格最高的时候,但却不是利润率最高的时候。

2016年-2017年,是从事贷超业务的黄金时期。

对贷超来说,那时候正是流量易得,采购成本较低的时候。现金贷市场一片蓝海,导流生意利润空间空前。

“那时候一个月高达200%的利润率啊。”贷超从业者卢雨宁回忆,当年比现在的市场情况要好太多。2016年,只需要投入20来万经营贷超,甚至在不需要精细化运营的情况下,一个月就能拿到70多万的产出。

而另一个人数仅在20人左右的贷超团队,也曾在2017年做到了一年数千万量级的流水。

巅峰时期,业内一系列头部贷超,尤其某些分布在华东地区、耳熟能详的大型贷超,每日输出的注册用户量能达到十多万。

加上大型贷超原先本身有庞大的基础,获取流量的成本实际比中小型贷超更低,盈利能力不输给放贷机构。

2019年后,地下现金贷在新一轮的资本助推下持续发酵,这类产品针对的目标流量价格水涨船高。

不过一众从事贷超业务的人士坦言,今年流量生意的钱不如往年好赚。

“贷超从上游采购流量的成本上去了,利润率降低到了百分之几十,好流量也确实越来越难找。”卢雨宁说,未雨绸缪的流量玩家已经在越来越狭窄的市场中寻求转型。

但大部分贷超还是在盈利的。尽管最近业内舆论风云变幻,政策风向不明,但在地下现金贷这块庞大的蛋糕面前,不管是放贷的甲方还是卖流量的乙方,对于何时鸣金收兵,都选择了观望的态度。

流量价格波动的背后推手

只是,最近这一波流量价格的疯涨,并不能单纯看作是鼓励流量玩家入场的信号,其实,这背后还存在利润空间之外的原因。

从2016年到2019年,整个现金贷市场的客群本身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白名单客户是基本上是没有的,都是共债客户。”冉林说,一个最多能贷50家平台的共债客户,最长三个月,贷款生命周期也就走到了尽头,失去了意义。

流量质量整体下降,所以质量好、体量大的贷超,标出了更高的价格。

“流量价格高还有代理的因素,”卢雨宁认为,流量行业很大一部分被代理玩家掌控着,如果除开代理水分,还存在降价的空间。

按照贷款行业的春节定律,放贷机构在年前都会有资金收缩的情况,年后再把资金放出来,加上2019年春节过后闻声而至的新资金方,甲方的流量需求此时异常旺盛。

恰在此时,一些低调的现金贷系统服务商用出色的通过率和庞大的共债数据库,帮助这些资金方,更便捷地涌入地下现金贷市场,试图开启收割之旅。

相反,春节后市场上的流量普遍紧缺,僧多粥少。而贷款产品的通过率上涨,给了甲方机构更多的底气舍下重金争夺流量。

一轮又一轮,流量价格就这样迅速被炒了起来。

成本的攀升,对乙方也未必都是好事。

“价格变高了,我们在中间越难牵线搭桥。”最近三年一直在做流量代理业务的唐文嘉说,他们对接的乙方流量平台价格攀升后,并不是所有类型的放贷机构都能欣然接受,这导致了2018年开始,流量代理业务难度越来越大,而且他认为2019年将变得更难。

价格上涨或将缓解,玩家出现两极分化

有业内人士分析,未来两个月时间里,流量价格的上涨可能会得到缓解。

一来按照经验,每年3月过后,由于很多人已经将上一年积蓄充分消耗,因此借款人数量可能出现一定增长。二来“315”临近,这时候大多不合规的放贷机构和流量平台都不敢“顶风作案”,只会更加谨慎低调。

未来,无论流量价格将如何变化,市场都要求流量玩家有适应变化的能力。

“很多贷超主要靠那些不合规的现金贷甲方挣钱。”卢雨宁坦言,除了已经发展成熟的头部的贷超,其它随着现金贷市场起起伏伏的流量玩家,与这些不合规的甲方机构直接生死相依,对接下来监管的动作更为敏感。

因为依附地下现金贷行业而生,这些在风口浪尖“混饭吃“的流量玩家,大多不具备足够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一些中小型贷超,未来可能因无法适应行业政策和环境变化,很难控制成本、无法完成业务优化转型而被淘汰,也可能因为受到不合规业务操作的影响,以及违规合作机构的牵连而中途夭折。

实际上,已经有部分经营不善的小型贷超,利润空间不断缩小,甚至开始走向亏损。

另外,原先从大型现金贷转型、或入场较早的贷超,累积了足够的存量流量基础和业务渠道基础,无论是在其它渠道采购流量,还是与现金贷平台导流合作,都具有更强的议价能力,能够以更低的成本获得更多的资源,生存能力更强。

显然,流量市场也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可以肯定地说,未来这个趋势还将不断加深。

推荐文章

互金企业上市不难,难的是不懂“事”的老板

中国互金协会:机构开展高息现金贷等业务自查整改

互联网公司都在做金融,小米是咋布局的?

财报折射互金回暖:头部平台强者愈强,机构资金加速进场

是“谁”在把互联网金融污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