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
城农商行离职潮:被金融科技逼至墙角,转型之路寸步难行
文:一本财经 06月11日 22:31
银行“躺着就能挣钱”的时代已经过去。



文  |  米格



最近的城商行、农商行,深陷焦虑中。

原有业务本就举步维艰,而金融科技发展迅猛,如大兵压境,正在侵吞它们的领地。


它们试图迎头赶上,却深陷定位难寻、数据缺失、人才匮乏等难题中。


“我们看到了问题,却在体制、资源上都无法解决,实在是太无力了。”某城商行副行长林晟称。


曾经的铁饭碗岗位,如今却正在遭遇大面积离职潮……




01 离职潮


2013年,一家知名咨询公司,对全国103所重点高校的51000多名学生,进行了调查。


其主要目的,是了解他们心目中的理想雇主。


结果显示,银行,是这51000多名学生眼中,最具吸引力的行业之一。


而4年后,当你再去问一位银行从业者,银行工作如何,恐怕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正颇为焦虑。


“头发都快掉光了,业绩压力巨大。”某城商行的信贷员郑小霜称。



很多银行从业者都承认,工作压力主要来源于业绩压力。


事实上,每个月分给一个银行职员的任务量,已经超过百万元。


比如,在某城商行,一位信贷员的任务量,是200万存款和1000万的贷款。


以前,达成这样的业绩,并不难。


但如今,却难如登天。


城商行和农商行,正在丧失市场地位和竞争优势。


比如,它们吸储的核心人群,正在萎缩。


小镇和农村正在面临“空心化”,大量人口流往更大的城市。


“如果完不成任务量,每个月只有2500的基本工资。”郑小爽称。


曾经的铁饭碗,如今正变得岌岌可危。


这些银行正在变成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尽管银行很少主动裁员,但调岗很常见。


城商行会将其他岗位的职员,转到业务岗位,以缓解业务压力。


而这样一来,员工所承担的风险与考核模式,也会变得不一样。


“事实上,一些员工的能力并不能与职位匹配。”小微金融专家丁宇直言,“他们的收入也就下降了。”


“实际上,这样的境况已在城商行持续好几年了。”多位业内人士表示。


铁饭碗不再存在,大量的年轻人,主动从城商行、农商行离职。


“这两年,稍微有些能力和野心的人,都从银行走了。根本留不住人。”林晟称。


02 焦虑不已


事实上,城商行坐吃利差的时代,已经过去。


林晟最近已焦虑到不行。


“我们吸储量下降,推出的信贷产品也效率低,客户少。”林晟称。


而金融科技的力量,正在蚕食它们的领土。



“金融科技公司,已将触手伸到了五六线城市和农村。它们的效率很高,放款也快。”林晟发现,抢客户大战已打到了门口。


银行的盈利和服务等模式,都遭受了新的考验。


过去,很多小店,比如小规模的饭馆,都是在地方银行借贷。


而现在,一些金融科技平台推出了金融产品,小店可以直接通过平台借贷,效率更高。


在获客方面,金融科技公司通过线上数据直接获客,传统银行还需要线下网点,效率千差万别。


金融科技公司对传统银行威胁最大的是:差异化定价。


靠着大数据,金融科技公司可以给用户画像,并根据用户的风险,来进行差别定价。


而这,就打破了银行的固化利率。


“甚至有些好的客户,可以从金融科技平台,拿到比银行更低的利率。”林晟称。


“它们最难受的是,以前还能熬,现在却活不下去了。”丁宇直言,“过去,银行还可以把资金投入金融市场,而现在,这个核心业务的比重已经变低了,特别是一些农商行。它们不知道,钱该往哪个地方投。”


几乎所有的城商行和农商行都意识到,再不改革,就必将被时代淘汰。


理念落后、业务陈旧、人员臃肿……当金融科技的快车轰隆隆驶来时,传统银行几乎都意识到,自己即将成为“被淘汰者”。


但改革,“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简直太难了”。林晟对此,深有体会。


03 自建团队


银行要转型革命,需要先回答的一个问题是:是自建,还是外包?


如果是自建,银行就要开始买数据、组建团队,自己建模


林晟最开始时,尝试的就是自建。


他在银行内部发起过一次“科技行动”,开了几次动员大会,煽动了银行内部一帮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准备组建一个“科技部”。


结果,光搭建一个新的部门,就让他寸步难行。



“成立一个新的部门,需要去董事会报批,审核了多次,各方博弈了很久,半年还没批下来。”一气之下,林晟直接在原有的信用卡部插入了几个人,开始干。


因为没有形成独立的部门,也没有上升到“战略高度”,他的一些创新操作,“推动起来特别难”。


紧接着,林晟就深陷“招人难”的困境中。


“大多数城商行、农商行,不具备这个能力。”丁宇认为,人才,是最核心的难题。


“在它们本地,基本上很难招到一流的人才。”多位银行从业者告诉一本财经。


这些专业的人才,在金融科技市场上,已是高度稀缺。


“就算把人从美国挖回来,无论是工资、股权激励,还是发展前景,它们都无法满足归国人才的需求。”丁宇称。


“体制内的工资,实在太低了,毫无诱惑力。”林晟表示。


此外,它们还面临第三个难题:数据缺失。


“银行的小微企业数据,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完善过。”丁宇直言。


过去,小微企业信贷一直采用走街串巷的方式获客。


而这种方式效率低,成本高。


数据本来就少,而数据的收集和保存,银行也一直未重视。


“我们想搭建数据库,翻以前的存档数据,发现除了金额、利息和一点点银行流水资料外,一无所有。”林晟称,在银行内部,数据意识一直未形成。


没有人才,没有地位,没有数据,一年之后,这个轰轰烈烈开场的“科技行动”,惨淡收场。


在传统银行的繁冗体制下,要来一次摧枯拉朽的“改革”,实在太难。


自下而上,几乎不可能成功;从上而下,前进速度也如龟爬。


因此,完全自行建模,目前来看,很难走通。


“科技行动,最终成了困兽之斗。”林晟自嘲。


04 外部联合


如果自建这条路很难走通,另外一条路——请外援,又当如何?


最近一年,我们频繁看到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的新闻。


而各大金融科技公司,也意识到未来“金融监管”将会趋严,开始纷纷准备脱掉金融的外衣,往“2B”之路转型。



“我们不再是运动员,我们给运动员送水。”各家金融公司纷纷打出了这样的旗号。


这种合作,看起来确实是双赢。


金融科技公司提供流量,还能提供风控模型。


而银行,就提供低成本的资金,以及金融牌照。


双方开始携手,但却很难无缝对接。


“很多金融科技公司只想授人以鱼,并不想授人以渔。”林晟称。


林晟曾经和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合作,对方看到了他们存在的问题,却并不告诉他们如何解决。


“只是不断地和我说,买他们的产品,就能解决。”


通常情况下,金融科技机构给中小银行提供流量,获得的利润是四六分配。


事实上,与一些大的流量平台分润,小银行是没有议价能力的。


面对这样的情况,很多城商行组建了联盟,抱团取暖,如山东城商行联盟。


原本强势的银行,如今也因为理念和技术的落后,开始被挟制。


对于它们来说,这可能不是长久之路。


业内普遍认为:“尽管难,银行还是需要自己建立模型。”


丁宇为银行提出了一些迂回抵达未来的方式,比如,先和金融科技公司联合,学习其中的方法,等自身数据完善、技术成熟后,再尝试自行建模。

 



银行“躺着就能挣钱”的时代已经过去。


“铁饭碗”完全被打破,再也不能“混日子”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金融科技公司成为了鲶鱼,促成了传统金融的觉醒。


(应受访者的要求,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